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味可乐

不做沿途风景的观光客,只做自己生命里的旅行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走得最急的,都是最美的风景,伤得最深的,也总是那些最真的感情。 记住该记住的,忘记该忘记的。改变能改变的,接受不能改变的. 人生短短几十年,不要给自己留下了什么遗憾,想笑就笑,想哭就哭,该爱的时候就去爱,无谓压抑自己。 如果你也是旅行者,热爱大自然加微博:可乐_pocheng,一起分享吧.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脑比身体坚强些 [一]  

2010-03-24 21:46:27|  分类: 我的生活小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一直有问题的颈椎终于发出来了,一天醒来发觉一阵阵的刺痛从颈部位置传来,心里那句“要来的终于来了”

下午,拿着上次在省人民医院拍的X光片赶到同事介绍的中医生师麦医生处。

经曾答应过自己百公里回来后就会过去诊疗一下,变化不如计划快,提早要见这位出名的麦医师了。

短短两个多小时的治疗对我来说是漫长的,当然如果换了在省人民医院是无法得到这般细心的治疗的。

麦医生先看看了我的片子,再问了我一下之前的治疗过程,我说之前的医生说没什么事,

“这片子一看就知道有事了,怎么会说没事呢!”我听到有点不知所措,因为在省人民医院的主任医生说,没什么大事。到底怎么回事??

医生对我的颈部先做了些了解,按了一下痛的位置和其他部位。

Setp 1:

“以前有试过针灸吗”“没有”“怕针吗”“很怕”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先施针吧。”“好!”

我最怕就是打针,平时打个针抽个血都吓个半死,对着那个针头脚就软了。但已经到这个时候了,我也不能再解释那么多了,只能说,好。

用手捂住眼眼,感觉一支一支针在医生的手法下,扎进腹部,一下子腹部就抽满针了。我只能说我正在挑战自己的极限。每一针医生都问我“痛吗”还赞我很勇敢,很多人都受不了第二针。

 

Sep 2:

施针不见好转,交由令一位按摸医生继续治疗。用按摸这个名实在是太好听了,实际上我的骨头被捏得痛死了。先是在床上的,但先几下已经痛得做不下去了,医生叫我到椅子上,不到几分种已经满头是汗了,完成之后,汗流湿了衣服,实在是痛啊!我觉得医生很认识地帮我做治疗,不像平时我们出去做的按摸,是针对颈部的手法,而且这种手法感觉到它非常的专业和有针对性,但骨头传来的痛令我不自觉地叫起来。测试了一下,颈部没有舒服些,还是那样子。再按了十几分钟后做的测试还是一样。我有点失望地看着麦医生。

 

Sep 3:

按摸医生轻轻摇头对麦医生说“争D争D”听到此话,心里很不好受,证明我的问题按摸并帮助不了我。

麦医生说“针颈吧。”问我怕不怕,会比针腹部痛点。我说不怕,针吧。在看到医生一排排的时候闭起眼不敢再看了。第一针的时候觉得有点痛,还可以接受。印象记得应该是第三针的时候意识迷糊了,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医生告诉我,你晕针,不能再继续这个治疗了,这让我很沮丧,都走到这步了。麦医生说,只能用“温柔针法”对我,叫我再回躺到床上,继续腹部拖针,针都施好了,医生叫我放松睡个觉,我以为他说笑,真的拉好帘子关了灯让我休息,过程中迷迷糊糊醒了两次医生走进来调整针的位置。真的睡了个小觉,前两天真的太累了,百公里的那个晚上基本没睡,回来的那个晚上应该疼痛也几乎没睡,所以这一觉睡得很舒服,医生对我笑了笑叫了我起来。

Sep 4:

做了个测试之后还是没什么好转,最后是拍打。拍打是这位医生独门的治疗方式,一般只对特别的病人去做,我听同事说一般都不会做这个治疗,这让我很高兴,医生对我的颈真的很认识看待。他拿了两颗糖让我吃下去,说是怕我晕倒,拍打是最残忍的治疗,就是一直拍打,力度会从70%加到100%拍打同一个位置,直到它发生变化,变肿或者皮下出血或者其他的,反正皮下的毛血管是一定是打破的。当时我也只能答应了,开始的力度觉得还可以接受,虽然很痛但说说话分散注意也就忍过去了,可力度慢慢加大有一种很奇怪的反应,就是掉眼泪。这种眼泪是我从来没掉过的,脑袋明明是忍住不让嘴巴喊一句“痛”,但是豆大的眼泪自己从眼眶流出来,而且从第一滴开始就再也停不住了,医生拿了张纸巾给我,但一张根本止不住。我问医生为什么,医生说那是你的大脑也控制不住的东西,是你身体的器官有所反应,平时应该工作压力很大吧。我应了一声,就再也说不出话了。痛,是真的很痛!我已经觉得背上裂出一道痕了,但是医生还没停下来,接下来的反应是哽咽,就是那种哭得很伤心之后说不出话的感觉,我想身体是痛到心里边去了吧。感觉到身体这般可怜我也就放声让它哭出来了,因为是太痛了!医生还说,真对不起你,把你搞得这么感动了。最后的几分钟的拍打终于把身体的淤血给拍出来了。镜子中的脸已经全花了,眼睛全红了。麦医生说,回家验验伤吧。我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,痛得不行,只是轻轻摸了一下也不行看来是真摸不得了。它像一块馒头搁在我的颈肩之间。

 

离开医院后,用右手拖着包包去打车,十分钟后很幸运地让我等到一台,钻上车后长叹一声,眼泪又跑出来了因为我的背靠到坐位上时,伤的位置被压到了。回到家,忍着打转的泪水什么都没跟家里人说,直接走回房间。换衣服的时候想起医生说话说的验伤,走到镜子前看看自己痛的位置,一块大大的血印,还有比血印更大的肿块肿了起来,眼泪马上涌了出来,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流的眼泪,蹲在镜头就大哭了起来,它根本不像馒头像一个面包!

这一晚很难过,站不是睡也不是,我花了近五分钟才把被子拉好,躺下去的时候身体像裂开了,一身的汗而且胃开始很痛。很不容易躺舒服了,一个小小的动作也扯得它好痛。但这一晚只醒了两次,都是痛醒的,睡得还算好。


 

今天是第二天接受治疗

先是拍了4张不同角度的X光片。

然后是在腹部施针,医生放了一个暖暖的东西在我肚子上让我很舒服,施好针之后我又可以小睡了一个觉。

医生说,其实颈部有几个位置可以施针,效果比在腹部好,但是你晕针不能在颈上施。我决定让自己再冒一次险,我说,再施一次吧,晕就晕吧。我的态度很坚定,医生说,好吧,再试一次,如果不行就不用了。这样我们一起做了这个冒险的行动。真的很痛,针扎到颈上的感觉很明显,而且是刺痛的,像扎到骨头了,真的比腹部痛苦多了,几针下来,医生很担心我,一直陪我说话,一直问我痛不痛。最后我坚持下来了,这次没有晕过去。

最后还是拍打,我很担心医生还在原位拍打,因为我连摸一下都觉得它会裂开,如果拍下去我肯定会受不了的。我担心地问,还是拍打这个位置吗?“我正在考虑,我在看。”最后他决定拍靠下一点的位置,可刚开始的几下应该是拉扯到痛处,令我受不了,医生又改变了一下位置。还是一下接一下地打下来,我用纸巾擦了擦汗,医生说“感动啦?”“不是”“那开始加料啦”“哦”,80%,90%,100%这次真的感动了,又是止不住的眼泪,谁可以忍得了这皮肉之苦,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的可怜。完成之后,测试的时候忍不住抱头痛哭,旁边的医生还看着我怎么了,麦医生说“这次这么感动?”(问我是不是很痛)。我停了一下,“谁叫他一直看着我啊,所以才这么感动的!”讲得话不成话的一句话,医生听得懂吗?

今天回家向家人汇报了一些治疗方法,看到妈妈的眼睛红了,爸爸也不说话了,我只能笑着安慰他们。明天还要继续,后来还要继续。

对不起正在等我PP的百公里朋友们,等我身体好些我就去处理PP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1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